当前位置:七彩鱼国学红楼梦中元春省亲为何会被称为假妃?原因是什么?
红楼梦中元春省亲为何会被称为假妃?原因是什么?
2022-10-04

元春省亲是红楼梦里“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”的盛大场面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,一起看看吧!

眼看《红楼梦》贾家渐渐在走下坡路,过惯富贵生活的贾家子弟纷纷如热锅上的蚂蚁,不择手段寻找酒肉钱财。

不料,正瞌睡送来了枕头,正当贾家急切地需要钱财富贵时,宫里传来好消息,贾家的姑娘,元春才选凤藻宫,晋升为贤德妃,曹翁写道:“于是宁、荣二处,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,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,言笑鼎沸不绝。”

不久,宫里又传出,让元春省亲,贾家人更是欣喜异常。

皇帝安排元春省亲,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,但元春从头至尾,从“满眼垂泪”到“满眼又垂下泪来”,完全看不出高兴来。

纪晓岚在他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说:事出反常必有妖,而元春省亲时,看似很合天家规制,但其实却接连发生了2件不易察觉的怪事:

一、皇帝安排元春半夜省亲。

皇帝定于正月十五元宵节让元春回娘家省亲,贾家人早上五鼓,即凌晨三点就整装列队等候贵妃回家,不料一直等,等到都不耐烦了,元春没来,一个太监却来传旨,说你们且等着吧,一时半刻来不了。

那么,元春凌晨来不了,迟点总能来吧?是,能来,不过就是迟!迟到啥程度呢?

“未初用过晚膳,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,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。只怕戌时才起身呢!”

根据古代十二时辰计时法翻译这段,就是下午1点在宫里吃过晚饭,2点半去宝灵宫拜佛,5点15分去大明宫里看灯时,才向皇帝请旨出宫省亲,晚上7点以后才开始动身到贾家省亲。

省亲动身时间就晚得不像话了,回宫的时间更有趣——丑时三刻,第二天凌晨2点45分。

贵妃省亲,本是皇帝嘉奖体恤臣子的一种行为,也是联络君臣感情的一种手段,但元春省亲,皇帝却安排得十分有趣。

古代人对昼和夜的区分是十分清晰的,夜晚正是从戌时开始,到丑时结束。而元春省亲的时间,恰好是夜晚,而不是白天。

即便是现代社会走娘家,也不会晚上去,深更半夜回,但皇帝就是这么安排,并且说“皇家规范违错不得”。

二、在内宅哭泣不绝。

对一个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来说,让贵妃省亲,是让她荣归故里。对元春来说,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但是元春却哭得肝肠寸断,并直言:“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……一会子我去了,又不知多早晚才来。”

“不得见人”,从表面上看,可能会认为是在皇宫里,见不到娘家人和宫外面的人,但实际可能并不是,见不到宫外的人,那是从元春进宫就知道的事,作为嫔妃,见不到娘家人固然想念,流泪也正常,但不会“忍悲强笑”,肝肠寸断。

只有皇帝不待见,宫里生活艰难,才会让一个嫔妃如此悲伤,所以,这“不得见人”的“人”字,指的是皇帝,而非宫外人。

也就是说,元春在宫里根本就见不到皇帝,不得圣宠。那皇帝为何会突然让元春升任了贤德妃呢?

还是那句话,事有反常必有妖,关于皇帝晋升元春为贵妃,是什么目的,曹翁并没明说,红学界也是众说纷纭。但“源易缘”认为,对照贾瑞被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说明,皇帝突然对贾家降下隆恩,是对贾家设的一次毒局。

一、王熙凤毒设相思计,致死贾瑞前,先给了一颗糖。

贾瑞看上王熙凤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王熙凤是非常恼火的。王熙凤这个管家奶奶,周瑞家的说她是,有一万个心眼子,但贾瑞偏偏往凤姐的枪口上撞。

她要致死贾瑞,但却忌惮贾瑞祖父贾代儒,和贾政的爹,贾母的丈夫是兄弟。因此,王熙凤没有发作,而是不动声色,给了贾瑞一个信号:我也不讨厌你,我们可以常来常往。

这对贾瑞来说,无异于元春封妃,是一件可以名利双收的好事:既能得到美人王熙凤,又可以通过王熙凤得到钱财富贵。

王熙凤先后两次,以和贾瑞交好为诱饵,让贾瑞寒冬腊月,到贾家的穿堂中挨了一夜冻,又被贾蓉、贾蔷泼了一身粪,从此后一病不起,最后因思念凤姐儿,一命呜呼。

从贾瑞的名字上看,“假瑞”,即假的荣耀,其实正暗合元春封妃,是皇帝假意对贾家恩荣,实际是下决心,设局毒害贾家。

贾瑞至始至终,两次赴约,都没有见到王熙凤,正如元春得到了封妃这个虚假的“贾妃”——假妃,但却连皇帝的人都见不到。可见,自从元春封妃开始,贾家就已经掉到毒局里了。

二、元春省亲,见不得光,贾家没有警觉。

贾家的贵妃省亲,皇帝偏偏让她入夜之后才动身,三更之前回宫,为什么?

一是,不想声张。贵妃回娘家省亲,本来是一件光宗耀祖,光耀门楣的事,但皇帝却偏偏让她晚上回门,实际是不想广而告之的意思,也就是说,贾家这个贵妃,皇帝本就不想让外界知道,因此让元春和贾家锦衣夜行,自娱自乐而已。

二是,便于抓小辫子,整治贾家和元春,。

元春晚上回贾家,在有太监等宫里人时,元春完全是按照礼仪行事的,但在面对贾母、王夫人等贾家后宅人时,元春却说了不该说的话,一哭再哭,说宫里是不得见人的地方,这是犯了天家大忌的。

把自己弟弟贾宝玉叫到贵妃内宅,“外男无谕不得见驾”,这元春私自叫宝玉入内宅,是不妥的。

贾家家大业大,但元春也是人红是非多,贾家内部的人,比如赵姨娘,就是元春的对立面,难保不会泄露出去,嚼舌根。

结合随后忠顺府到贾家找宝玉,要让他交出优伶蒋玉菡,可以说,在朝廷已经给宝玉扣上奸淫狗盗之人的帽子,而这样一个弟弟,元春却把他叫到内宅,这其中的厉害,不是以名誉为重的嫔妃能承受的。

贾家及元春的种种不符天家规范的行为,正是皇帝整治贾家的把柄。

三、一厢情愿地做皇帝舅爷,走上不归路。

元春省亲时,皇帝让贾家种种难堪,实际是警示贾家要安分守己,不要生出非分之举。但贾家人追求富贵之心太强,并没有看懂皇帝的警告,反而如贾瑞一样,就是要钻进王熙凤设的圈套。

其实从王熙凤毒设相思局来看,王熙凤固然心狠手辣,但不可否认的是,贾瑞做得太过分。

首先觊觎王熙凤的是贾瑞,王熙凤并没有立刻去整治他,而是说:“等他来了,我自有道理。”

如果贾瑞没有进一步行动,不来找王熙凤行轻薄之举,王熙凤是准备放过他的。

但第二次,贾瑞得寸进尺,竟然到王熙凤家里调戏,这就怪不得凤姐了。不过这次凤姐仅仅是让他到穿堂冻了一夜,顶多偶感风寒,歇一阵也就过来了。

但没想到,贾瑞贼心不死,“过后两日,得了空,便仍来找凤姐。”

这一次,凤姐让贾蓉伪装成自己,当场捉住了贾瑞的不轨之举,这一次,贾蓉和贾蔷在寒冬腊月往贾瑞身上泼粪水,并让贾瑞写了一张五十两的欠条,才放他走。

这贾瑞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其实贾家正如贾瑞一样,不知死活,一味找朝廷死皮赖脸地要富贵,皇帝不是没给过他们警告和宽容,奈何他们太没有自知之明,得寸进尺,皇帝这才给贾家设了毒局。

贾家兴高采烈地为元春省亲花尽了兜中银两,他们打的主意是,借着元春得了圣宠,“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”,壮大的是自己家的声威,自家也可从皇帝赏赐的堆山塞海的金银中,饱了自家的口袋。

但没想到的是,贾家把自家银两花了个底朝天,皇帝却不仅没给贾家金银,连盖大观园的花费都不给报销。正如贾瑞撩凤姐不成,反而落了贾蓉50两银子的饥荒,最终把自己玩进了死地。

最终,贾家的富贵没得到,反而把家底掏干了,还被皇帝抓住小辫子,贾珍、贾琏等仗着元春封妃,无法无天,却没想到正好落进皇帝的毒局里,被皇帝坐实罪名,抄家了事,最终落了个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下场。